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25章 灵气复苏?

作品:山沟知万界|作者:暴力快递员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0-14 04:00:44|下载:山沟知万界TXT下载
  “不就是朱雀嘛,有什么可神气的?何况混沌初开的时候,世界多大呀,你走一年也未必能遇到他们。”丑奴不以为然道。

  “真假的?”炎军表示怀疑。

  “当然是真的,而且混沌初开的时候,就是一根草,也都是无上宝物,这样的机会可不多的。”丑奴继续怂恿。

  “但我对龙宫世界也挺好奇的。”炎军道。

  之所以好奇,是因为这是地球以前的时空,他甚至也在太平洋看到龙宫遗迹。

  当初的白龙,后来去了什么地方?为何如今彻底灭亡?这事关地球。

  这里面有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  “一条小龙,有什么可好奇的?”丑奴痛心疾首。

  炎军不搭理它的干扰。

  风筝图腾出现的位置,并不是随便找一个地方。正如丑奴所说,混沌初开的世界浩然无际,为什么上次他偏偏就遇到了七叶青莲?这不是一句巧合就能解释得通的。

  风筝图腾是会有一定指引的。

  如果本体出现再遇到大场面,对面的凶兽一个火苗就能让他灰飞烟灭。

  七叶青莲世界,地球上古世界……炎军还要想想,等吃了李天乔的喜酒再去也不迟。

  期间炎军还找上陈朴的道场一趟。

 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,这道场已经有些仙气,毕竟这是最接近果场的地方,灵气十足,道场内的植被郁郁葱葱,平日云雾缭绕。

  而且陈朴还招收了许多幼童苗子,每日念经练功,一进来就有一种穿越回到古代门派的错觉。

  “可以呀!”炎军甚至看见几个小屁孩已经搓出小火苗来,虽然只有打火机的大小,没有一点攻击力,顶多能生个火什么的,但说明小道士已经踏入修炼的门槛。别看炎军很强,但因为没开始修炼,不会任何法术。

  “也多的你这方洞天福地。”陈朴走了出来。

  一段时间不见,修为精湛许多,从他的气质都能看得出。

  “找个地方聊聊?”炎军道。

  “请!”

  陈朴将炎军带到后院,还亲自沏上仙味茶。

  仙味茶已经上市,不过这些不是他从市面买的,而是带着小徒弟们亲自采摘,亲自炒制的。

  炎军喝了两口,味道真不赖,这道士比他都会享受生活。

  “上次忘了问,龙宫里的龙,跑哪里去了?”炎军随口一问。如果能从陈朴这得到答案,就没必要亲自走一趟,虽说挺好奇的。

  “……”陈朴诧异了一下,好一会才说:“不知。”

  “不知道?”炎军皱眉。

  “天上的神仙,海里的真龙,山中妖兽,人族中的强者,一夜之间离我们而去,修炼界从此彻底败落……这是道教古籍的描述。”

  炎军眉头紧锁,“总不可能凭空消失,这么久了,你们就不好奇?不调查?”

  “我们一直在追寻这个答案,包括西方修炼实力也在寻找,但就是这么稀奇,仿佛凭空消失一般。当然,不可能真凭空消失,有可能是天地规则发生了改变,也可能是逃到了什么地方!”陈朴说。

  “逃?”这个字用得不太敬重,毕竟这里面可能有他们信奉的神灵,有他们祖辈的先人。

  “灵气枯竭,登仙无望,这片土地对他们来说就是灾难,不应该逃吗?”陈朴问。

  “那也不至于这么偷偷摸摸的,连一点信息都不留下给后人吧?”炎军质疑。

  “……所以我们也都非常好奇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”陈朴无奈。

  炎军对当初可真是越来越好奇,这个世界似乎变得愈发的有趣。

  “教中长辈其实一直在探索真相,因为这事关灵气枯竭,事关修炼界的未来,他们一直以灵气复苏作为追寻的目标。”陈朴道。

  “灵气复苏?”炎军诧异了一下。

  “灵气再度浓郁,全民修行,万物有灵,修炼界重返人间!”陈朴向往道。

  “……很伟大的构想,但地球秩序岂不重构?”炎军略带担忧。真到这一步,地球的秩序将发生变革,这意味着战争,意味着动荡,意味着阶级重新回到世间。

  仙凡之别,恐怕不是世俗法律可以制衡的。

  “这个世界一直都在改变不是吗?何况即便灵气复苏,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覆盖的。”陈朴道。

  “你说真有灵气复苏的一天,凡人会不会用导弹轰炸你们?”炎军颇感兴趣。

  “灵气已经在复苏,不是吗?”陈朴突然看着他在笑,只是笑容很诡异。

  “……”炎军脸色的笑容僵了一下,陈朴的想法很疯狂,有点吓到他了。

  从某个角度来看,自然树的出现,已经让炎家村的灵气实现复苏。

  这里的植物生长更好,动物活跃,整个生态都在渐渐发生改变。甚至可以开始修行,时间一长,诞生妖物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不正是幻想中灵气复苏的情景吗?

  只不过自然树现在还小,覆盖的范围也小,但总有一天,它会遮天蔽日,甚至可能成为地球的世界树……

  岂不是说,是自己给地球带来了灵气复苏时代?这……相当疯狂。

  不过想到自然母树需要数百万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生长时长,炎军就释然,以现在这样的效率,自然树再过百万年也难以实现全球灵气复苏的壮举。

  “你可知你的宠物是什么?”陈朴突然问。

  指的是丑奴,鲤龙的存在,即便陈朴也不知道,只有丑奴每天都在村里瞎晃,

  “什么?”炎军还真不知道,他问过,但丑奴一直不肯说。

  “我查遍了道教的藏书,如果所料不差,应该是白泽。不过我也无法确定,你家宠物还是年幼期,与藏书中白泽的形象相差甚大。”陈朴道。

  “成年白泽长什么样子?”炎军问。

  旁边就有纸墨笔砚,陈朴随手就画了一张。

  嗯,有点抽象,简直就是‘灵魂画师’。

  不过确实符合丑奴母亲的形象。细节不同,但主要特征都有。

  “这也不一样啊!你这多威猛,我家的丑得一匹。”炎军带着嫌弃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