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617章 为情苦,为爱痛

作品:总裁娶妻套路深|作者:唐晓晓韶华庭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1-29 00:07:05|下载:总裁娶妻套路深TXT下载
  这话说完之后,夏云山直接带着韶云承离开,然后用力甩上了门。

  夏冬阳坐在原地,他自嘲的笑了起来。

  “现在就去见孙雪飞吗?”

  坐上车之后,韶云承对着夏云山小心翼翼的问了起来。

  “对,我要见她,必须要见她。”

  “你不是说,你只想体会爱情吗?为什么她心中的这些苦闷和伤痛,也是由你承担?”

  面前的人却突然对着韶云承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为什么还这么愚蠢,夏云山的其他几个人格都已经融合了,她们的情绪记忆都在我的脑海里面,我现在替她承担了所有的难受,所有的愤怒,所有的痛苦,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,只有她自己懦弱的自闭着,让我来承担,其实有时候我也奇怪,我跟她到底是一个人吗?为什么我能体会到她所有的伤痛,而她却懦弱的将自己关在一个地方?”

  “所以云山现在只有你这一个分裂出来的人格了,对不对?”

  韶云承有些激动的问了出来,夏云山淡笑了一下。

  “只有我的存在了,所以所有的痛苦都在我的身上,你要对我好一点,如果我一个没有承受住,也许会再一次去天台跳楼,韶云承,我终究会离开的,如果我离开了,你会不会流一滴泪?会不会可怜我这样昙花一现的存在?”

  “我会记得你们所有的模样,我会记得我们之间所有的事情,你是他她一部分,她其实也是你的一部分,你们从来不是彼此的附庸,你们是一个人。”

  女人却笑了一下,她垂下了头,声音突然有些伤感。

  “开车吧,有些事情总该解决的。”

  韶云承开车前往了孙雪飞住的地方,那是一栋在郊区的花园别墅。

  只是现在已经是冬天了,外面倒是看不到什么花花草草,只能看到很多光秃秃的树杆。

  他们两个已经在夏冬阳那里说了要过来,所以下车报出了他们的姓名之后,这边的保镖就将门打开,然后带着他们走了进去。

  孙雪飞看起来很正常,她没有瘦多少头,发轻轻挽在后面,身上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针织衫,室内很是暖和。

  夏云山走进去之后,她脱下了外套,正在看着书的孙雪飞抬头看向了他们,她的神情有些诧异,然后将手中的书放下问了起来。

  “你们来做什么?怎么,要来看我的笑话吗?还是你想要来报复我对你做的事情。”

  孙雪飞看着夏云山的眼睛问的出来,夏云山一步步走近,两个人距离只有几米的时候,她就盯着孙雪飞的脸。

  然后想到了这具身体很很小的时候,孙雪飞曾亲近过她,也曾对她偶尔露出过自然的笑意,也曾有过那么稀少的温馨的时刻。

  “你觉得我来见你,是想报复你还是折磨你吗?这些年,其实除了那一件事情,你对我态度不冷不热,一直算是礼貌,这件事情当中,受伤害最大的人从来都不是我,是夏冬阳对不起你。”

  “你竟然会这么想?”

  孙雪飞突然低头笑了起来。

  “我听说你受了很大的伤害,精神还出了问题,你竟然还对我态度这样好,也不知道是像谁,你母亲吗?可惜我和她没有相处过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我母亲是什么样的人,事实上夏冬阳可能也不清楚我母亲是什么样的人,难道你真的认为,一个救命之恩就足以让夏冬阳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这么多年,甚至一直深爱着吗?”

  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父亲做的一切不都是因为你母亲吗?他就是这样的人,即使是他做错了,他也不承认,他就是这样固执,认准了谁就绝不回头。”

  孙雪飞的这句话让夏云山悲伤的笑了起来,她突然就坐在了孙雪飞的旁边。

  “我已经见到我父亲一面,我很疑惑,他为什么这些年对我冷冷淡淡,一点都不关心我,仿佛我是他仇人生下来的女儿,只对我尽一些义务,却从来不肯对我亲密,难道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吗?如果我真的是他深爱的人的女儿,他会这样对我不闻不问这么多年吗?你也是看着我从小是怎么长大的,你不喜欢我,那是因为你不是我的亲生母亲,我理解,可是我父亲,他对我做了什么?一年见了我几次,这些事情我不信你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  孙雪飞终于沉着脸问了出来,她总觉得今天的夏云山不太对劲,跟以往很不一样,说的这一些话语更是让她心情烦躁,她实在是不愿意讨论夏冬阳这一个人做的事情。

  “我已经见到他了,我问了他,他为什么不肯疼爱我一下?为什么不像其他父亲一样对女儿那样亲密宠爱,我太困惑了,所以我要他给出一个答案,你知道答案有多可笑吗?”

  “有多可笑?为什么要找我说这些事情?”

  孙雪飞并不想知道这些事情的答案,夏云山却自顾自的开口了。

  “他告诉我,他这辈子干过四件蠢事,第一件事情就是误认救命凶手强行跟你结婚,即使你明明白白的拒绝了,第而件事情就是强行跟你离婚,甚至让你流产,第三件事情,那就是坚持找人代孕生下了我。”

  “最后一件蠢事,你知道是什么吗?那就是坚持不跟你离婚。”

  “他干了什么蠢事?跟我又有什么关系?我和他走到这一步,谁都不能回头,他知道自己做错了又能怎么样?他放过我吗?并没有,他甚至威胁我,还额昂我待在这一个地方折磨我,我从来不觉得我欠他了,我唯一对他的反抗就是让你受到伤害,可惜,这件事情也没有成功。”

  “难道你还没听出来吗?他对我这样冷淡,是因为我的存在证明了他人生当中干了一件蠢事,如果我真的是他最爱人的女儿,他不应该高兴我的存在吗?为什么他把我当作了他人生干的蠢事之一?为什么他坚持不和你离婚?为什么他觉得当初逼你流产是一件蠢事,你还没想明白,这些原因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夏云山这一句句质问出来,孙雪飞震惊的抬起头。

  很久之后,她眼眶突然红着,然后惊恐的摇头。

  “这不可能,你在胡说,你是为了报复我,刻意来说这些话对不对?我不相信你……”

  夏云山突然觉得,她不是最可悲的那一个人。

  有时候,众生皆苦,尤其是为情苦,

  “相不相信?你可以亲自打电话问一问他,你可以让他回来,然后问清楚这些事情,他是这世界上最蠢的懦夫,是这世界上最愚蠢的人。”

  夏云山这句话说完,她就转身朝着外面走。

  只是她拉着韶云承的手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,孙雪飞大声开口问了出来。

  “你把这些事情告诉我,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我觉得你有权利知道真相,你应该知道,你这些年的人生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什么原因?”

  夏云山这句话说完,她叹气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  孙雪飞呆滞在原地,很久之后,她突然大哭大笑了起来。

  原来,她人生遇到的所有悲惨,竟然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。

  很久很久之后,孙雪飞才突然拿起了手机。

  她被关在这里,却并没有切断她和外界的联系方式。

  于是,她终于联系了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彼此的夏冬阳。

  “找个时间回来见我一面,有些事情,你是不是应该在我面前解释一下,如果你不回来,下一次你见到的就是我的尸体。”

  这话说完,孙雪飞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她从来不曾剧烈抗争过什么,可是这一刻,她突然决定了要做什么。

  有些事情,有些恨意,压抑了太多年了。

  到了今天,已经到了疯长的地步。

  国内,唐晓晓今天正常上班,她和安东尼奥依然在实验室里面忙碌着。

  夏清鸥这一边,他突然接到了周密那边传过来的消息。

  他马上飞奔着回到了自己住的公寓,然后接通视频通话。

  下一秒,他就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在视频里面出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