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77章 你是怎么忽悠人的?

作品:九零年代艺术家|作者:火焰淡黄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1-29 00:16:01|下载:九零年代艺术家TXT下载
  对此,林初夏很是满意,屡屡出言赞赏。

  而,会画图,会设计,会做衣服头饰,又有丰厚稿费在手的林初夏,表达自己满意和欣慰的一个举动,除了做衣服饰物外,就是给钱!五毛或一元钱,对林初夏来说,不算太多,对林浩宇来说,却完全是一笔意外之财。

  就如此刻,林浩宇在接过林初夏递来的五毛钱后,又一次跑回自己的房间,从枕头下拿出一个钱包。

  只见他一张又一张地数了一遍后,将手里这张五毛钱也放回去,又数了一遍后,才心满意足地拍拍钱包,再小心翼翼地放回枕头下。关上门,摸了摸挂在胸口的钥匙,“蹬蹬蹬”地又跑回客厅。

  虽未亲眼目睹,但,知晓林浩宇“爱钱,也会攒钱”弱点的林初夏,却能猜测到这一幕,看向林浩宇的目光里,也带上了一抹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无奈和感慨。

  确实,谁能想得到,眼下,跟个“守财奴”一般,完全当得起“铁公鸡二代”这个评价的林浩宇,在多年后,会变成一个会赚钱,更会花钱,一年到头,也攒不下多少钱的“月光族”呢?

  林浩宇抖了抖身体,总觉得有些不得劲儿,本着“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”心态,“咕嘟咕嘟”灌下大半杯水后,随意地抹了抹嘴巴,动作那叫一个豪放,和他那精致的长相,单薄瘦削的模样完全不搭。

  “姐,你跟我说说,你是怎么忽悠爷的,竟然让他抛弃‘一把屎一把尿’亲自带大,看得跟他眼珠子似紧张的林浩轩,将所有精力都放到了你身上?”

  林浩宇嘴里的林浩轩,正是林家三房的独苗。

  是的,独苗。

  八十年代,别说农村,就连城里人,也多的是“重男轻女”思想的人。

  唯一的区别,就是城里人会受到工作的制约,而不得不将“再生一个”的念头掐灭。而,农村人嘛?却是组成了“超生游击队”,深谙“打一木仓,换个地方”的理论,跟执法人玩起了“躲猫猫”游戏,直到顺利生下男娃为止。

  而,在林家,因为林爷爷和林二爷对学习的看重,让林爱国这一代六姐弟全部都读到了高中。在还没恢复高考的年代里,高中已经是最高文凭了。因此,从这一方面来说,林家人对新知识的接受能力,那是绝对没问题的。

  林家除了老四林爱军一直奉行“单身才是王道”的理论,孤独又潇洒地生活着,其它的人都早已成婚生子。偏偏,在每家都有两个以上孩子的情况下,老三林爱华竟然做出了只生一个孩子的决定!

  林爱华这人虽是高中生,却没工作,早年和父兄们一起种地,后来南下打工。他的岳父是小学校长,然而,妻子却只认得几个字,对学习厌恶到极点,连小学文凭都是拿钱买的。在嫁给林爱华后,跟着种了几年地后,也跟着林爱华一同南下打工。

  然而,就是这样的一对夫妻,却是“只生一个好”理念的坚实拥护者,并打心眼里鄙夷嫌弃生两个孩子的兄姐们。尤其,林家老大,也就是林爱国一家子,更是长年累月地排在他们鄙视榜上的第一名。

  虽然,林家长辈们并没有表现出多少“重男轻女”的迹象,但,在那样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住久了,哪怕,林家从某方面来说,也当得起“书香世家”的说法,却也会在日积月累的潜移默化中,受到“赔钱货”这类思想的影响,而不太看重林初夏。

  然而,这才过去多久,这情况,就巅倒了!

  原本看重,连林浩宇这个长子嫡孙都要退避到三丈开外的小孙子林浩轩,被林爷爷毫不留情地抛弃了;原本漠视,有事没事的时候都不会想起来的林初夏,却变成了林爷爷心尖尖上疼宠的人!

  这情况,简直逆天了!就算发生在林家,就算过去了那么久,就算亲眼目睹了好几次林爷爷和林初夏“祖孙相得”的温馨亲昵场景,林浩宇依然表示:不是他不明白,而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。

  “想知道?”林初夏挑眉,似笑非笑,然而,那歪着脑袋,捏着手指,打量着林浩宇哪儿适合下手的姿态,无一不说明她又准备实施新一轮的“别瞎BB,关键时刻,动手就行”的暴力作风了。

  “不想……”

  被林初夏虐了那么久,连傻子都能琢磨出林初夏不好相与的道理了。

  原本就很聪明,只是将心思放到了其它方面,才导致学业跟上不去,成绩一直在全班倒数的林浩宇,更是在这样紧要的关头激活了“求生欲”,频频摇头摆手,一脸的真诚坦荡,就差没有“汪汪”两声,表示自己刚才说的都是废话,当个屁一样放了就行,不需要特意记挂在心上。

  “一个大男人,跟个娘们似的唧唧歪歪,藏头露尾,真是……”

  林初夏一拍林浩宇的肩膀,那力道之大,只将没防备的林浩宇拍得身体往前一倾。若非林初夏见势不妙,又反拽了一把,只怕林浩宇的额头,早就和坚硬的茶几桌来了个最亲密的接触了。

  然而,不等林浩宇出声抱怨,再用控诉的小眼神看着林初夏,借机从林初夏那儿掏点补偿,就见林初夏一脸无奈地道:“早就让你改了挑食的毛病,你就是不听,现在,体会到了吧?”

  “从小到大,我们吃的用的都一样,你也不知道跟谁学的,逮着好东西就胡吃海喝,不好的东西就连眼睛都不瞥一下……结果呢?就是我长得又高又胖,身体还倍有劲儿,你呢?却是又矮又瘦,别说一阵风了,就连我一个巴掌的力道都不承受不住,啧啧……跟个弱鸡一样!”

  林浩宇:“……”这是人身攻击!赤果果的人身攻击!好气啊!偏偏,他打不过,也骂不过对方,这感觉,真忒么憋屈!

  “对了,别说我对你不好,今儿,我就交你一个道理——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这世上,很多事情都需要你自己悟,旁人说的再多,你没悟出来的话,也都是虚的。只有你自己悟出来的道理,才是属于你自己,外人怎样也抢不走的。”

  林初夏笑得一脸的意味深长:“我期待你,像我一样,成为爷爷‘眼珠子’那天的到来。”

  林浩宇:“……”不了,不了,这种“拉仇恨”的事情,还是林初夏出面比较合适。

  林初夏轻咳一声,压下到喉的笑意,没办法,到底年轻,因此,林浩宇的脸部表情管理不到位,心里想的全部暴露在脸上,让她只能微微偏过头去,才能做出一幅什么都不清楚的模样来。